— 卯目的资源粮屯 —

【盾冬】此心安处_3

pre:

居然有3!我自己都震惊了,真是奇迹。_(:3」∠)_

p3写的非常困难,所以大家不要考据,不要动脑,开心的读就好了,嗯。


目录(完结):1.我们去集市 2.一支舞 3.葡萄 4.此心安处


3.葡萄


星期六,他们从下午就开始看电影,史蒂夫选了《雨中曲》,巴基看了前五分钟就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好选择,就比《火星人玩转地球》好了那么一点点。

窗帘拉着,两个人挤在沙发上盖一张毛毯子,甜点和水果在他们身边堆成了山并且触手可及。 

他们看到一半的时候,史蒂夫出门接了个电话,巴基知道,那有可能是一个复仇者。

他缩在沙发上,抱着一小盆洗好的葡萄,眼睛仍然盯着屏幕。

他无意识的抓着葡萄,几个几个的把它们塞进嘴里,有的时候用力过猛,汁水会留在手心里,时间长了,未免有种黏腻感。

巴基捻了捻指尖,他能听到史蒂夫压低的嗓音从隔壁传过来,朦朦胧胧的,让他想起夜晚他们相拥而眠时的对话。

......亦或是,将死之人模糊不清的妄谵之语。

屏幕上科斯莫和唐的双人舞渐渐模糊起来。


史蒂夫回到客厅的一瞬间就感到气氛不对,而巴基没有在沙发上。

别动,他听到对角那个阴暗的角落里传来熟悉的声音,但是沙哑冰冷。

史蒂夫的胃揪紧了,他把双手举过头顶,回答,我不动。

房间里昏暗不明,电影里欢快的三人合唱从音响里飘出来,却显得一片寂静。

史蒂夫仔细扩大自己的感官,他能够听到铁片开阖的声音。这有点不妙,但他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不确定巴基是否有武器,也不确定他是否看到了他的脸,一般情况下,只要巴基看到他并且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就意味着情况不坏。

但是这次他们僵持的时间有些长了,史蒂夫决定开始行动。

你是来杀我的吗,史蒂夫轻声开口。

闭嘴,角落里的声音粗粝且火药味十足,听得出声音的主人处于一种迷茫的暴躁中。

我想喝杯咖啡,可以吗,我可以按照你的指示行动,史蒂夫把声音放的更柔和。

一阵沉默之后,巴基冷峻的声音响起来,严格按照我说的做,手举起来,向右走五步,咖啡壶里有泡好的咖啡。


巴基很迷惑,甚至到有些慌乱的程度。他应该有一个命令,好像是暗杀。

这个命令必须被执行。

但是现在他蜷缩在阴暗的角落里,监视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泡咖啡。没办法,他和男人之间隔了太多的家具,而且屋子里被故意营造的很暗。

巴基直觉这里不是暗杀地点,但是意外的他竟然感觉安全并且舒适,他不想离开。

而且这里莫名的有种熟悉的感觉,充满了家的气息。他不记得有哪一个安全屋会被装饰得这么过火。

更奇怪的是,他知道咖啡已经泡好了,知道咖啡壶的位置,没有理由,他就是知道。

男人开始喝咖啡。从身形上看,这个男人很高,非常强壮,宽肩窄臀,走路的时候几乎没有声音。他受过专业的训练。

巴基的胃有点紧。

突然有一段记忆闯进脑海。

他看见一对强壮的胸肌在他眼前摇晃,汗水淋漓,辣透了。突然,他自己的铁臂出现在视野里,银色的冰冷的金属手掌从身上人的脖颈上滑下来,重重的抚摸过饱满的胸肌,然后是整齐的腹肌,他能感觉到那几块肌肉的律动,鲜活的热情的,像一波波潮水。最后,呻吟声在耳边渐响,那嗓音如此熟悉,就是他自己。

一切戛然而止。

这是什么?!巴基无比慌乱,惊讶至极。

杯子磕在桌面上的声音转移了他的注意力。


史蒂夫喝完咖啡,决定为了让巴基和自己正面相见而铤而走险。

如果你不杀我,你能离开吗。鉴于你没有伤害我,我不会选择报警。史蒂夫缓缓地说。

不同于之前的迷茫,巴基心底突然涌现出一种恐慌,他抵触离开。

史蒂夫感觉到静默之中巴基的动摇,他悄无声息的往客厅开关的方向移动了五六英寸。然而混乱中的巴基已然察觉,所有无助的情绪在史蒂夫擅自动作的一瞬间全然变成了威胁。

不,他拒绝,他拒绝命令,拒绝一切违背自己意愿的要求。他猛然陷入了一种绝望的恐惧中,就好像他再也无从选择,只能任由命运推着他往前去伤害他人,同时也刺伤自己。

他害怕的浑身发抖。

巴基猛然窜起,越过那些碍事的家具,整个人扑向史蒂夫这个罪魁祸首。

史蒂夫防范不急,只能将双臂举在面前,大喊了一声巴基,随后被巴基的铁拳撞飞到大理石台上,厨具乱了一地一桌。

巴基听到那个名字,脑仁一阵钻心的痛楚,无数闪回穿刺一般刺透了记忆中的迷雾。

他一边在本能的驱使下追击逃去开灯的史蒂夫,用腿将他再次扫倒,一边在剧痛的回忆中看见了夜空下绚烂的烟花炸开在环球模型上,肮脏的手指捏住泥土和破碎的血肉,列车在积雪的悬崖上呼啸而过,电锯疯狂的旋转,成片的静脉输液针管悬挂着,航母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坠落,笔记本上史蒂夫的照片,穿着制服的史蒂夫,军服着身的史蒂夫,黑白影片里愚蠢滑稽的跳大腿舞的史蒂夫,穿着过大的白衬衫和背带裤在母亲坟前安静流泪的史蒂夫,会在画本上将自己描绘的史蒂夫。

哦,史蒂夫。


巴基回过神的时候,已经骑在史蒂夫身上,向他狠击了数拳。

他挥下去的拳头堪堪停在了史蒂夫面门上,他一脸茫然的看着狼狈的躺在地上的史蒂夫,随即皱着眉头仔细的打量他,辨认着,最后他试探的问,史蒂夫?

史蒂夫浑身的力气瞬间松弛了下来,他放下防护的手臂,瘫在地板上,长叹一声,哦,巴基。

巴基无措的松开双手,看着它们,意识到自己的记忆混乱来的毫无道理。

让我开个灯好吗,史蒂夫支起身子问。


史蒂夫开了灯,倚在墙上舒了口气。

他们同时回头看向被糟蹋的乱七八糟的客厅,一地的厨具,翻倒到的沙发茶几,散乱的水果和零食,歪斜的餐桌,被撕裂的窗帘。

我真的……对不起,巴基说。

这不是你的错,史蒂夫走到巴基身后,把手放在他肩上,不过你能不能给你的男朋友一个安慰的拥抱呢?

巴基顺势倒在史蒂夫怀里,皱着眉疲惫道,当然,史蒂夫,当然。

有了这个我就不需要别的什么了,史蒂夫将头靠在巴基的长发上,叹息着说。


评论(2)
热度(19)

2017-04-03

19

标签

盾冬stuc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