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卯目的资源粮屯 —

【盾冬】此心安处_4_完结

pre:

普大喜奔,普天同庆,我居然写完了!万万没想到奇迹发生了。_(:3」∠)_

四段式的起承转合完结啦,希望小伙伴们吃的开心。

非常感谢大家的留言、小红心和小蓝手,是你们给我提供了动力,么么啾。

以下,是最后一part,感谢食用。


目录(完结):1.我们去集市 2.一支舞 3.葡萄 4.此心安处

 

4.此心安处

 

他们经常光顾一家小的杂货店,就在家附近。

杂货店只有一个店员,是个很喜欢读书的小哥,叫杰森。

巴基每次去买东西的时候都能看到柜台上放着敞开的或者夹着书签的书。

杰森除了收银很少说话,看起来颇为冷漠。然而后来混熟了,巴基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聪明并且善解人意的小伙子。

他还帮着巴基瞒着史蒂夫偷买零食的事情,要知道能瞒过美国队长义正言辞的审视目光的可没有几个人。

总而言之,巴基很喜欢这个小伙子。


这天晚上,他们在洗手间里洗衣服时亲热起来,不小心把洗衣液弄洒了。

面对满满当当的两个脏衣篓的衣服,他们不得不补给一些,于是他们去了杂货店。

他们和杰森打过招呼之后,史蒂夫让巴基去另一个架子上拿个扳手,好修修水管。

巴基路过零食架子的时候,舔了舔嘴唇,顺手抓了一把。

他快速的找到了合适型号的扳手,抢在史蒂夫之前往门口走去。

在他即将转过货物架的时候,他听见门铃被粗暴的撞响,紧接着是枪械上膛的声混粗哑的怒吼,所有人不许动,手举起来!收银机里所有值钱的东西全部放在袋子里!

听脚步声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往巴基的方向走来。

糟糕,巴基想。因为出来的偶然,又是晚上,他穿的很随意,只在短袖T恤外面套了一件帽衫,左手甚至没有带手套,只藏在口袋里。

连史蒂夫都没注意到这事。

我看见你了,举起手来!朝巴基走过来的那个抢匪大声喊。

巴基迅速的把扳手和零食塞进帽衫里兜着,拉上了拉链,微微侧头发现几个货架外史蒂夫已经举起来的双手。

好吧,他撇撇嘴,举起了右手。


来到他面前的抢匪是一个带着黑色头套的衣着邋遢的男人。男人的头套称得上破布,眼睛洞能看得见随意撕裂的痕迹,杂乱的头发从头套边缘翘出来,一双黑眼圈严重的棕眼睛紧张慌乱的打量着自己,鼻息粗重。

这是一个可怜的走投无路的年轻人,但是他端枪的姿势真的很业余,巴基撇撇嘴。

你的左手怎么回事?!抢匪大声喊,枪口对着巴基的左手晃了晃。他的声音颤抖,瞳孔放得很大,好像此时受惊的不应该是巴基而是他自己。

我是残疾人,这是我的假肢,没办法举起来,巴基说。

抢匪试探性的用枪戳了戳巴基的左胳膊,两者相碰发出金属的撞击声。

抢匪吸了吸鼻子,神经质的摆了摆头,示意巴基往前走,说,别耍花招,我会开枪的!真的!

巴基保持举着右手的姿势慢慢往前走,听见另一个抢匪对着史蒂夫大声喊,你!慢慢走过来!老实点!

他和史蒂夫被赶到面向杂货店出口的角落里,抱着头蹲下。

抓住巴基的抢匪用枪指着他们看守,偶尔焦急的往窗外看去,看来他应该是放哨的那个。

史蒂夫已经用那种略带责怪和担忧的眼神看着巴基了,很显然他听到了抢匪和他的对话,并且看到了巴基的左手放在口袋里。

巴基回给他一张无辜脸。

史蒂夫叹口气,眼睛扫过抢匪的位置,随即转头看向收银台。

杰森正被另一个抢匪用枪指着,侧着身子从收款机里拿钱。

史蒂夫轻轻转了一下身体,将大拇指转向抢匪的盲区,趁放哨的那个注意力转移,迅速的打了几个手势给巴基。

巴基用眼神表示知道。一人一个,解除武装,保护人质安全,这很简单。

就在他们已经蓄力完成,准备冲出去的时候,抢匪似乎嫌杰森的动作过慢,咒骂了一句,一把抢过他手中的一沓钞票,杰森长袖里的一条镶钻的手链滑了出来,挂在了他的手腕上。

杰森脸色骤变,然而抢匪的手已经抓在了手链上。

史蒂夫为这突发情况顿了一下。身边一道黑影掠过,巴基却已经冲了出去。

抢匪猝不及防,他们大吼着把枪口指向巴基,慌乱的扣动扳机。

巴基极快的俯身,铁臂猛然举起,把枪口推上了天花板,子弹打飞到棚顶,砰的一声巨响。随即抢匪的腹部遭受重拳,直接昏了过去。

巴基身后也传来一声惨叫,另一个抢匪已经倒地不起,抱着腿呻吟,手里的猎枪已经被史蒂夫踢到很远的地方。

巴基把瘫在他身上的抢匪推开,剩下枪拿在手里。他熟练的把子弹都卸干净,枪身放在柜台上,刚想开口说话,一阵包装纸和金属掉落的声音打断了他。

史蒂夫看着巴基脚下,周围有一瞬间的安静,连抢匪的呻吟都听不见了。那是一堆毫无营养价值,高脂肪高热量高甜度的廉价糖果,哦对了,还有他们要用来修铁管的扳手,像被五彩缤纷的圣诞树环绕的银星一样在中间闪闪发亮。

呃,这就很尴尬了,巴基有点心虚的回头看史蒂夫,如他所料,史蒂夫这回真的有点生气了。

史蒂夫再次深深叹了口气,走近让巴基侧身,把地上散落的糖果和扳手全捡起来放在柜台上。

抱歉,他对杰森说,再加上那边的两瓶汰渍。还有,等我们走了,马上报警,好吗?记得用那边的麻绳保护自己的安全。

最后几句话,史蒂夫用了美国队长的语气。


杰森一只手护着腕上的手链,还有点发楞。

他垂下眼睛看着收银台上那杆猎枪,枪托和枪管甚至都有些弯曲分离了;他又瞥见巴基身侧的一抹银色迅速消失在他身后。

杰森抬头看巴基,巴基却转过头,躲避他的眼神接触,露出了扎在脑后的小马尾。

你们,你是冬……杰森恍然大悟。

史蒂夫适时插话,能替我们保密吗,杰森?

可是,杰森惋惜的说,这里装了摄像头,抱歉队长。

巴基动了一下,肩膀塌下来。

他们安静了片刻,史蒂夫最后说,那我们可能要搬家了,谢谢你的照顾,杰森。

杰森笑了笑,这是巴基第一次看见杰森笑。他说,也谢谢你们帮我保护妈妈的遗物。

 

他们拿好买完的东西,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

对不起史蒂夫,巴基道歉,我不应该骗你,我们之前说好的。

史蒂夫沉默了一会儿,慢慢开口,这其实没什么,你知道的,糖果而已,我只是……只是希望你能跟我说一声。

沉默继续延续,巴基的罪恶感爬上头皮,胃袋有种坠痛。

他让史蒂夫失望。

巴基,你从没有让我失望,你……你之前过得不好,我希望你能过得好一点,至少在我在你身边的时候。

所有的愧疚瞬间被酸涩冲走了,巴基忍住没有吸鼻子,打趣道,所以你现在是我老妈了吗,史蒂薇?

说着伸手去抢史蒂夫手里的那袋糖果,史蒂夫却灵敏的把手移走了。

干什么,巴基不满的问。

我们去买点别的更好的糖,路上吃,史蒂夫笑着说。

巴基的笑容消失了,说,我还挺喜欢这里的,我们在这里呆的时间相对长了。

我很遗憾,巴基,史蒂夫说,但我们不得不。

是的,不得不,巴基附和,垂着眼睛。

但是,你知道,史蒂夫说,我会陪你到最后的。

他的声音那么坚定,这句话说出来显得如此理所当然。

巴基难以想象除了史蒂夫还有谁能对他说出这句话,面对着他血染的罪过,切肤的愧疚和所有人的唾骂。

我知道,巴基说,毕竟我得看着你,你在我不在的时候总是做傻事。

史蒂夫抿着嘴唇笑了,右手抓住了巴基的左手,那个糖果袋子在他们相握的掌心里晃荡。

评论(9)
热度(35)

2017-04-04

35

标签

盾冬stucky